一体化发展推进高水平产业分工

版次:06来源:安徽日报  2019年04月16日

林 斐

在推进长三角高质量一体化发展中,如何在产业转型与重构、激发创新活力、开放共享资源上加强协作,是长三角实现高水平分工的关键所在。

新一轮产业分工的全面升级

长三角区域上世纪90年代凭借要素禀赋的比较优势,从承接国际劳动密集型产业起步,现已建设成为全球制造加工基地。金融危机后,受资源环境压力、劳动力成本上涨等因素的倒逼,长三角加快了结构调整的转型升级步伐,开启新一轮产业分工,产业分工水平全面升级主要表现为:

以新型制造支撑转型升级。从低附加值、低技术含量的组装加工向高端化、智能化、精密化、服务化的新型制造发展,新型制造方式已不再局限要素禀赋优势,不同于传统制造对地理区位的偏好,且打破“中心—外围”的产业梯次转移的空间秩序,长三角从最初的产业低端嵌入到如今与全球接轨的全产业链布局,打造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产业集群。

以自主创新增强内生动力。以核心技术的领先作为主要竞争力,推进价值链分工从微笑曲线的底端向中高端攀升。尽管与发达国家相比,长三角创新规模和投入水平还有较大差距,但一些制造行业取得从“并跑”到“领跑”的技术优势,创新发展居于全国领先地位。三省一市正在稳步提升科技创新能力,加大自主创新研发投入力度,抢占先进制造业高点,力争在新一轮产业分工升级中占有一席之地。

以差异化分工促进产业重构。长三角进入产业内分工与产品内分工阶段,分工进一步细化、优化、深化,呈现出主导产业和产业集群依靠跨国公司或国内大企业的带动、细分领域成长出“隐形冠军”企业和专业镇平分秋色等特点。三省一市产业分工差异化显著,上海聚焦新一代信息技术、智能制造装备、生物医药与高端医疗器械产业,浙江发力数字经济、人工智能、物联网、柔性电子、量子通信、新材料研发等。江苏重点布局新型电力(新能源)装备、物联网、新材料、生物医药等,安徽打造集成电路、新型显示、工业机器人、新能源汽车、高端装备、智能家电等,重构“我中有你、你中有我”产业分工新格局。

高质量一体化发展契合高水平产业分工需求

顺应新一轮产业分工升级的趋势,契合高水平产业分工需求,长三角高质量一体化发展聚集产业、创新与开放三大协作。

产业协作是长三角产业分工升级的重中之重。差异化分工是区域产业协作的重要基础,长三角由产业垂直分工、纵向一体化向水平分工、横向一体化转变,纵向上构成一个个专业程度高的产业集群,横向上彼此高度关联,多维的平行和垂直交叉产业关联,越来越多的企业通过产业协作网络化体系,以及产品价值链环节、工序与模块空间分离的开放式分布,实现跨区联动产业链、产品价值链的优化资源配置,整合区域与全球资源,解决本地要素不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随着产品复杂程度提高,产业横向一体化发展协作水平得到提升,长三角产业协作会进一步加强。

创新协作是长三角产业分工升级的重要动力。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人工智能、机器人、大数据等新技术的应用泛在化,创新无所不在。创新既要对单项技术发力,又要对“卡脖子”的共性技术与关键技术进行合力攻关。从技术创新拓展至产品创新、模式创新与制度突破,产生出全新业态的创新型企业。由此可见,要将创新思想变为现实产品与利润,必须依靠多项创新集成,协同创新与集成创新尤为重要,创新协作必然要进一步加强。

开放协作是重构长三角产业分工关系的重要支点。要素进入全流通与信息进入高速通达的新时代,开放协作不仅要三省一市突破行政区边界,消除各种壁垒,按市场规则配置要素,构建长三角产业分工新型协作关系。同时,世界处在百年未有的大变局中,国际经济贸易规则和产业链分工正在重构,长三角要依据新的贸易分工规则深度参与全球化分工,加大跨国、跨省、跨区的新一轮开放力度,进一步加快产业资源的有效整合速度。

高质量一体化发展提升产业分工水平的策略

融入为先,超前谋划。长三角从产业间分工到产业内分工与产品内分工,用了不到30年的时间,产业更新周期缩短,升级的速度加快。各地要把握国内外经济发展新形势与新趋势,选准产业极为重要。强调融入为先,不能受传统产业分工思维约束,在做大组装车间和加工工厂一条道上走到底,积极跟进新一轮产业分工升级路径,从全局视角谋划与构建地方产业发展路线图,关注重大产业链的布局,做好产业前瞻性战略研究与规划。

创新居首,拉长长板。把握产业的核心技术方向和产业技术升级路线,政府引导、企业为主、个人参与,发挥各主体在协同创新的重要作用。长三角科技创新共同体和产业创新中心,应聚焦共性技术与关键技术研发,鼓励长三角一体化引领示范区、产业合作示范区等区域协作模式创新,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新片区体制机制创新等。发挥各自所长,拉长区域协同创新的长板,坚持强强联合,共同打造全球产业创新和新经济创新的策源地。

全球整合,内外联动。长三角构建多形式与多层次的产业协作方式,参与全球产业链重建,以协会与商会组建产业联盟、成立专项区域产业合作组织,拓展境外合作的空间,支持企业走出去,建设国际合作园区,推进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沪苏浙皖共同发起由国有企业、金融机构和社会资本参与产业合作基金,跨行政区域、跨行业、跨所有制企业间实现资本合作,通过各类产业投资基金,加速产业链与创新链、生态链的深度融合,打造长三角全产业链良性互动的新格局。

共建平台,共享服务。在长三角各方协商的基础上,探讨相互间利益开放、进程开放和机制开放,形成一种“对等的开放”,细化产业融合发展的路径,以不同的行业特色,引导产业园区的定位,构建产业协作平台,打造产业联盟,提高企业供应链议价能力,提升产业国际竞争力,搭建多层次产业服务平台,掌握产业技术前沿动向,加大对产业的技术咨询信息服务,畅通合作交流信息沟通渠道,促进产业要素的高效整合。

突出重点,区域突破。根据差异化分工格局,突出重点,既要加强产业一体化发展的规划统领,又要量身定做,产业政策不搞“一刀切”,各地要做到政策的精准定位,“一业一策”“一品一策”。支持龙头企业大力发展的同时,要让更多细分化领域内的中小企业成为“隐形冠军”,加强扶持政策的连续性,建设产业生态系统的支撑体系。大力提升长三角中心城市功能,着力培育创新功能与开放功能,构造大中小城市功能分工协作的“功能链”。

(作者单位:安徽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安徽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