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移风易俗、建设文明乡风,是促进基层治理的有效推手。近年来,我省在涵养文明乡风、推进基层治理创新中取得了哪些成效?今后如何进一步推动这项工作?——

文明乡风 涵养基层善治

■ 本报记者 殷骁

版次:07  2019年12月31日

● “喜庆堂有效杜绝了攀比浪费,破除了陈规陋习,弘扬了文明乡风。”

——芜湖市南陵县籍山镇三连村党支部书记江杰

● “我在村里工作多年,和大家都熟悉。同时以客观、公正的立场参与调解,效果要好很多。”

——黄山市徽州区西溪南镇西溪南村退休村干部吴凤江

红白喜事不铺张 乡贤调解效果好

“原则上,单场宴席人数控制在10桌以内,宴席标准每桌最高600元,人情往来最高100元。”芜湖市南陵县籍山镇三连村喜庆堂内的公告牌上,标明了该村红白喜事的多项标准。村民有宴席需求,可以预约并由喜庆堂统一打理。

三连村婚丧嫁娶大操大办之风曾长期盛行,到县城置办2000元一桌的酒席一度成为“标配”,这既加重了村民负担,也滋长了攀比之风。为提倡简办红白喜事,厉行文明节俭,2018年,三连村成立了7人组成的红白理事会。今年1月,面积750平方米的喜庆堂运营,村民就近即可办喜事。

“喜庆堂有效杜绝了攀比浪费,破除了陈规陋习,弘扬了文明乡风。”三连村党支部书记江杰告诉记者。目前,南陵县已有53个村自发建设红白喜事集中办理场所。

黄山市徽州区西溪南镇在基层治理中,发挥新乡贤的带头引领作用,维系邻里和睦。该镇西溪南村女青年小吴与男友小程订婚后,因彼此性格不合,于今年6月分手。两家人围绕彩礼退还发生矛盾。

退休村干部吴凤江得知此事后,多次陪同镇司法所工作人员向小吴及其父母释法析理。经多次调解,吴家主动退还了大部分彩礼。“我在村里工作多年,和大家都熟悉。同时以客观、公正的立场参与调解,效果要好很多。”吴凤江说。

● “节俭办事只能倡导不能强制,有些事情村干部也不太好对当事人批评教育。”

——皖北某村干部孙先生

● “现有文化供给不能满足群众文化需求,在文化基础设施建设的同时也要加紧提升相关服务水平。”

——安徽大学社会与政治学院政治学系讲师李鹏飞

乡风建设莫刮风 文明氛围需强化

在涵养文明乡风、推进基层治理过程中,一些地方仍存在不少短板和问题。记者在走访时发现,有的地方在文明乡风建设中方式单一、陈旧,仍停留在发资料、开会布置、张贴标语口号的阶段,显然无法调动群众参与的积极性。有的地方对培育文明乡风重视不够,不注意发掘和评选身边好榜样,没有营造良好的文明氛围。“有的村人口大量外流,平时只有老人、留守儿童等人群,所以村干部不太重视文明乡风建设,往往沦为一阵风、走过场。”一位乡镇干部坦言。

村规民约缺乏执行力,让移风易俗等工作打了折扣。皖北某村干部孙某说,有的村民在操办红白喜事时或多或少还要讲究排场和面子,突破了宴请和随礼标准。“节俭办事只能倡导不能强制,有些事情村干部也不太好对当事人批评教育。”

新乡贤的作用固然不可忽视,而考察和选拔合适人选,就需要基层政府多留心。“应当重点关注新乡贤的综合素质,并评判他们是否有帮助其他村民的意愿,而不是只从年龄和村中地位等方面判断。”皖南某县文明办工作人员刘先生说。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广泛凝聚人民精神力量,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深厚支撑。然而,部分地方没有充分利用现有资源和载体做好公共文化服务,难以对群众进行有效的价值引领,丧失了基层治理中的一个重要抓手。“现有文化供给不能满足群众文化需求,在文化基础设施建设的同时,也要加紧提升相关服务水平。” 安徽大学社会与政治学院政治学系讲师李鹏飞告诉记者。

● “‘正气银行’是培育文明乡风的创新举措,带动了群众自觉做好事、献爱心、行善举,村风民风进一步好转。”

——黄山市徽州区西溪南镇党委相关负责人

● “相关部门要加强在文明乡风培育过程中的引导力度,用好技术手段,让更多群众感受到文明新风并积极参与其中。”

——安徽大学社会与政治学院政治学系讲师李鹏飞

培育方式多创新 群众参与更积极

2016年5月,西溪南镇西溪南村建立了全国首家“正气银行”,“正气银行”统一印制“正气存折”,储蓄内容包括志愿服务、调解矛盾纠纷等11个子项。每项正能量行为获得的正气币积分,可用于村民评先评优、兑换奖品及服务等。现在,该村“正气银行”储户已有150多名,正气币积分最高的村民已有200多分。

“存折积分让我们有了荣誉感和自豪感,很多人都争相做好事,看谁的积分多。”村民张小军告诉记者。西溪南镇党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正气银行”是培育文明乡风的创新举措,带动了群众自觉做好事、献爱心、行善举,村风民风进一步好转。现在,该镇6个村均设有“正气银行”。

“相关部门在文明乡风培育过程中要加强引导力度,用好技术手段,让更多群众感受到文明新风并积极参与其中。”李鹏飞告诉记者。

为解决人口外流导致的文明乡风辐射度不足、群众参与度不高等问题,一些乡村利用微信群、微信公众号等平台,缩短时空距离,实现村务公开,让在外务工群众及时知晓家乡动态,并对日常管理工作提出意见、建议。

2018年,黄山市黄山区甘棠镇甘棠社区开通了智慧乡村平台,设有“村委日记”“书记信箱”等4大类15个功能栏目。据平台负责人但洁介绍,该社区通过发布报名活动、问卷调查等,引导党员、群众积极参与社区治理,动员外出经商的流动党员返乡创业,带动了相关产业发展。

线上搭建沟通平台,线下做好关系维护。一些村抓住在外务工人员节假日返乡的机会,组织开展座谈会等活动,邀请他们为乡村治理和经济发展等出谋划策,鼓励有意向的成功人士为家乡发展做贡献。“参与平台更多、参与人群更广,农村基层治理才能更全面、有效。”李鹏飞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