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粿”香飘前后坊

■ 本报记者 吴江海

版次:09  2020年01月17日

过完小年就是年。与北方农历腊月廿三过小年不同,徽州地区的小年是农历腊月廿四。当天,忙碌一年的徽州人都要“掸尘”,清扫庭院和门前,浆洗晾晒衣被,扫除旧岁的污垢和晦气,干干净净迎新年。

民以食为天。在古时,填饱肚子是老百姓最大的愿望,人们便把吃饱的希望寄于灶神和祖宗的庇佑。小年是民间祭灶神的日子,每户人家堂前挂上祖容,设烛台香案,置贡品焚香祭拜,接祖宗来家过年,到了深夜,家家户户祭灶“送灶”,供送灶神上天奏事,祈求灶神在玉皇大帝跟前多说好话,保佑一家人畜平安。

小年是春节的前奏。从这天起,春节进入倒计时,徽州人开始置办年货,家家户户做米粿、磨豆腐、打年糕、切冻米糖、杀年猪。古时没有冰箱,人们把米粿、年糕以及豆腐浸在水中保存,腌制火腿、腊肉,保存的食物可以吃到来年的清明节。徽州人做米粿、打年糕时,邻居们会主动前来帮忙,做好了主人会给每家都送一些,俗称“发喜粿”,希望新的一年家家户户平平安安、和和美美。

“长工短工,二十四下工。”忙碌了一年的徽州人,到了这一天,大多都开始停工歇业。徽州自古多商人,在外经商的人无论身处何方、不管路途多远,大多在小年前回家,与一家人团聚过年。而在徽州本地的商家,小年当天一般要祭拜财神,并置“八碗八”宴请伙计,感谢大家一年的辛勤努力。时至今日,徽州区域还保留着“有钱无钱、回家过年”的习俗,无论是旅外经商或在异地打工,都会放下工作,在小年前后返乡团圆、开心过年。

徽州人过小年也注重“有钱没钱,剃头过年”。记得小时候,一到小年那天,会理发的父亲一大早就支起摊子,义务为村里的大人小孩理发,一直要忙着傍晚。听父亲说,理发不仅是旧貌换新颜,清清爽爽过大年,也寓意“理一理就发”,讨个新年好彩头。

在讲究礼制的古徽州,也有唯一的例外:少数人家延后过小年。当年在外艰辛打拼的徽商,受交通条件影响,不能按时赶回家过小年,于是,一般一个大家庭里,“当家人”哪天到家,哪天过小年。这种习俗虽不普遍,但在情义上得到了人们的认同。其实,在徽州人心中,阖家团圆就是节,平平安安就是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