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数“巨婴”都是撒泼的利己主义者

■ 吴林红

版次:11  2020年03月19日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就像一面镜子,既照出了“最美逆行者”舍己为人、舍小家为大家的高尚之光,也照出了少数宵小之徒极端自私、违背社会公德的丑陋之行。比如,前两天,一名澳大利亚籍女子返京后,不戴口罩外出跑步,还不听劝阻大喊“救命”。诸如此类,有被隔离期间拒绝喝开水、坚持要喝矿泉水的,有质问机场工作人员“我欧洲回来的,就这待遇?”的,还有硬闯防疫检查点、脚踹管理员的……不少媒体和网友奉送他们一个“巨婴”的称号。

“巨婴”是一个网络流行语,主要指虽然已经成年,但心智仍然停留在幼儿阶段,极不成熟的人。从字面上看,“巨婴”好像一种心理现象,是指心智上长不大的成年人。但往深里说,“巨婴”可不是这么简单。他们完全以自我为中心,缺乏规则意识,没有道德约束,一旦遇事不顺心,就可能情绪失控,产生非理性行为,带来破坏性影响。“巨婴”现象在生活中比较常见,最典型的表现就是少数人明明毫无道理,偏偏胡搅蛮缠,如“高铁霸座”“泼妇骂街”等等。

大多数“巨婴”都是撒泼的利己主义者。他们使用“婴儿般”的方式来抗议,试图通过哭闹、喊叫、肢体冲突等极端方法,来使他人甚至周围环境屈服或退让。不论打着什么借口,“巨婴”们都是无利不撒泼。一旦撒泼不可能达到目的,或者可能带来不利后果(如面临法律惩处等),他们就灰溜溜地败下阵来。可见,“巨婴”撒泼与其说是一种情绪“失控”,不如说是一种惯用手段。在一己私利上,这些“巨婴”的心智是“成熟”的,或者说是狡黠的。

“巨婴”现象不能简单归结为人性的丑陋,而要深挖其社会病根。我国传统社会中,就有“宁可得罪君子,切勿得罪小人”的古训。为何小人得罪不起?因为他们没有底线。“巨婴”显然是一种“小人”。有的人不想跟他们“一般见识”,有的人不敢跟他们“相互撕扯”。这样一来,“巨婴”以撒泼为利器,无往而不利,令人生畏。他们最大的危害,不是脾气坏得吓人,而是败坏社会风气。谁撒泼谁“占理”,谁撒泼谁“得利”,讲道理的就是傻瓜,守规矩的就要吃亏,歪风邪气势必横行无忌。

“巨婴”从哪里来?从家庭教养来说,这些“巨婴”从小生于溺爱之中,“天上地下我最大”,长大后仍然我行我素,稍不如意就发飙,以此胁迫别人让步。从社会环境来说,很多时候没人敢管或没人真管,“巨婴”一撒泼,旁人就退让,无形之中纵容了“巨婴”胡作非为。如果简单来说,我们不妨得出一个结论:“巨婴”都是惯坏的。

合理的诉求要尊重,无理的撒泼要制止。面对“巨婴”撒泼,不能幻想和稀泥保平安,更不能惯着他们,让他们尝到撒泼的“甜头”。究其根本,色厉内荏是“巨婴”的“本性”,欺软怕硬是“巨婴”的“软肋”。只有敢于坚持原则,坚决抵制无赖行径,才能有效打击他们的嚣张气焰。当然,要铲除“巨婴”滋生土壤,从长远来看,必须从家庭教育、社会治理入手,教育引导人们尊崇社会规则、遵守社会公德,理性平和表达个人观点,依法有序维护合法权益。只有这样,“巨婴”才会越来越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