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伤不下火线的“守门人”

■ 本报记者 张岳

版次:11  2020年04月16日

“两个月前,我的左手中指前端关节被截断了,一到阴雨天,手指会有点疼,平时对生活工作,都没有什么大的影响。”铜陵市义安区钟鸣镇泉栏村村支书万兵说。左手中指依然红肿,万兵一脸平静地回想起当时手指被截断的那一幕。

2月11日中午,泉栏村村民花良兵骑着摩托车,准备到镇上去买点生活用品。在村里的防控卡点,万兵正在值守,花良兵停车登记后,还没有等到拦阻绳完全放开,他就发动了摩托车,一下子冲出去,巨大的冲击力瞬间把绳子变成“刀子”,割断了万兵的左手中指,鲜血直流,疼得他直跺脚。

“你们一定要守好卡点,千万不能松劲,我把手指接上就回来。”万兵说。村干部将万兵送往医院治疗,不幸的是截断的手指再也接不上了。在医院包扎好后,万兵执意要回到防控卡点,医生坚持留院观察,担心伤口感染。两天后,万兵的身影又出现在防控卡点,奔走在防控一线。

自疫情发生以来,万兵从大年三十就开始部署防疫工作,挨家挨户走访摸排,并及时将相关数据反馈给钟鸣镇防控指挥所。每天清晨去村口防控卡点值守,然后了解居家观察者情况及送所需物资上门,播报防疫宣传,集中消杀,劝导集聚活动……一天24个小时,每分钟恨不得掰开来用,他像陀螺一样转个不停。

“每天不跑一遍,心里总是不踏实。”出生于1977年的万兵是一名退伍军人,2011年当选为泉栏村党支部书记。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军人出身的他从不退缩。“疫情防控阻击战是没有硝烟的战场,只要是战场就免不了流血牺牲,我是一名共产党员,还是一名退伍军人,关键时刻必须挺在前面,轻伤不下火线。”万兵说。

花良兵要上门看望,被万兵多次拒绝。有一次,花良兵守候在万兵回家的路上,硬塞给万兵两只老母鸡,让他好好补一下身体。“花良兵家经济困难,他又不是故意的,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找他索赔。”万兵说。村民们得知万兵书记受伤之后,纷纷打电话表示慰问,自发前往防控卡点参与值守,争做村民健康的“守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