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应科室一体化,打破“人财物”壁垒;医生病人“上得去”“下得来”,专家团队“沉下去”“干起来”,实现制度能力双提升——

紧密型医联体,如何破解“看病难”?

■ 本报通讯员 刘洋 本报记者 林春生

版次:06  2020年07月13日

“恢复不错,再过几天管子拔掉就可以回家了。”“啊!还有几天我就能回家了?” 6月23日上午,在铜陵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外科病房内查房时,王贵和与手术后处于恢复期的病人江峰交谈。

看到江峰手术切口恢复得不错,精神状态饱满,王贵和向高位截瘫的江峰竖起了大拇指。短暂的沉默中,江峰眼泪顺着他的眼角流了下来。

“太不容易了,从去年10月份外出求医,到现在已经8个月没回家了。”站在一旁的江峰母亲抹着眼泪说,江峰天天晚上都会和孩子视频,每天面对孩子何时回家的询问都是回避。现在,终于就要回家了。

来自池州市青阳县48岁的江峰,在铜陵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刚刚完成的手术,是难度很高的四级手术,这家医院是区属二级医院。给江峰做手术的主刀医生王贵和,是三甲综合医院铜陵市人民医院胃肠外科主任,他是“江淮名医”。

江峰在2012年上山劳作时因摔落导致高位截瘫,颈部以下失去知觉,家庭因此陷入困境,被纳入低保。

2016年,江峰腹部下方开始出现包块并伴有发烧,其后腹壁开始破溃流脓。此前,他选择离家不远的青阳县博爱医院进行治疗,通过清洗换药、消炎等处理后症状能够暂时好转,但病情反复发作。2019年10月,伤口再次溃烂,在医院住院5个多月,但症状反复,没有大的改观。听说铜陵市人民医院胃肠外科方面专家很有名,江峰下定决心到铜陵求医。

今年4月15日,因病情反复发作,江峰的母亲带着他来到铜陵市人民医院找到王贵和主任。考虑到病人系高位截瘫,生活出行不便,家庭非常困难,王贵和建议江峰下转至铜陵市中西医结合医院。

王贵和告诉江峰及其母亲,铜陵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和铜陵市人民医院是紧密型医联体,双方对应科室是一体化管理,不用担心医护水平、治疗力量问题。“一体化管理的医院专家中有两位来自铜陵市人民医院,包括一位正高职称的医师和一位博士主治医师,病区主任每周都会来这里定期查房;护士长王洁同样来自铜陵市人民医院胃肠外科。在这里,科室管理都是按照三甲医院的标准进行。”王贵和说。

当天下午,江峰和母亲就去了铜陵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在铜陵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外科病房护士站内,放在两面锦旗中间的是一个大“福”字。“红红的‘福’字看起来就让人觉得心安。”江峰母亲说。

经过技术、风险等方面的充分准备,6月9日,江峰的手术正式开展。为江峰实施手术的不仅有铜陵市人民医院的胃肠外科团队,手术麻醉负责人、副主任医师唐爱平同样来自该市人民医院。“这样的手术如果没有三甲医院技术团队,仅凭我们自身的力量是无法开展的。”铜陵市中西医结合医院院长陈明告诉记者。

前段时间,医生帮江峰测算了一下医疗费用,与在总院住院相比,这次住院为他们节约了超过20%的治疗费用。

病人江峰的经历,正是铜陵市推行紧密型医联体改革的一个缩影。

2019年6月,铜陵市人民医院紧密型城市医疗联合体揭牌,中西医结合医院是其成员之一。区别于松散型医联体,紧密型医联体在体制机制上创新“破障”,打破了成员单位之间在“人财物”流通之间的壁垒,牵头医院的主动性和基层医院的依从性明显提升。

“作为二级医院的医生,我们能够到三甲医院胃肠外科病区进行6个月的轮训,而且是排班、参与式的,能力提升很快。”中西医结合医院外科主治医师章敏捷告诉记者。

“铜陵市人民医院麻醉团队的入驻,实现了我们制度能力双提升。”中西医结合医院麻醉科主治医师张宏说,紧密型医联体推进一年多,最直观的变化就是医生和病人“上得去”“下得来”。

保障、激励、考核等机制的不断完善,让三甲医院的专家医护团队能够“沉下去”“干起来”,让基层医院能够“接天线”“增实力”,由此带动提升作用明显。

紧密型医联体成立以来,铜陵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实现了医院综合实力从弱到强,以及部分学科的从无到有,同时各项发展指标保持快速增长:2019年门诊量已经达到8.5万人次,出院6104人次,手术1098台次,业务收入达到4577.81万元。更为重要的是,“二级医院的收费、三甲医院的技术服务”成为闪亮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