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商报
2018年11月30日
美丽安徽
第04版:

这个奇怪“餐具”是啥 原是古安徽人“小火锅”

引江济淮文物考古圈定44处文物点 目前已完成34处古遗址勘探 部分遗址发掘填补学术空白

几千年前古人不仅喜欢临水而居,还懂得修筑高台防御水患;古代安徽人不仅心灵手巧还爱学习,能烧制胎壁厚不足两毫米的蛋壳黑陶……作为我省“一号工程”,引江济淮工程目前正在分段施工中。在工程沿线,比施工人员更早进场的是来自全省乃至全国各地的考古专家们。11月28日,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跟随省考古所专家深入引江济淮工程文物考古现场探访。随着考古工作的不断推进,一系列古代遗迹遗存得以“重见天日”,揭示了古代安徽人生活的图景。

临水筑高台 居民区规划有讲究

在庐江县庐城镇中山村三板桥组附近,一个高高的土墩插着小旗,显得格外醒目,这里就是三板桥遗址考古现场。来自厦门大学的考古团队从今年7月开始,已在这里忙碌了四个多月。

现场考古发掘负责人、厦门大学历史系副主任张闻捷介绍,三板桥遗址分东墩、西墩和北墩三部分,从年代来看主要是新石器时期至商周时期。古人为取水便利,多会选择“临水而居”。我省淮河以南河网密布,古代水患频发,古人选择水边居住的同时还会修筑高台,在上面生活,因此台墩类遗址非常常见,三板桥遗址就是典型的台墩遗址。“引江济淮工程不少利用了曾经的古河道,三板桥遗址旁边就是古河道。”

古人在台墩上繁衍生息,对台墩的规划布局也相当用心。通过对北墩的发掘,考古人员发现,台墩的中间有建房的遗迹,两侧则有大型的凹坑。“当年的先民应该是居住在台墩中间,两侧作为灰坑,用来倾倒垃圾。”考古专家们还发现,古人在墩台的外围还挖了一圈壕沟,两侧与古河道正好相连,形成了一个“完美”的防御性设施。

张闻捷介绍,台墩遗址在淮河以南比较普遍,但开展深入考古发掘的不多,学界对台墩的结构、性质、文化序列、面貌都还存有疑问,此次考古发掘填补了学术空白。

陶技很高超 胎壁厚度仅两毫米

在三板桥遗址,还出土了大量的古代遗存,揭示了古代安徽人生活的图景。张闻捷介绍,在北墩,考古人员就发现了包括瓷器、陶器、青铜器在内的可修复器物共200多件,陶片两百多袋,还有很多动物骨骼。

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现场看到,各种陶鬲、陶甗、陶杯、陶豆器型规整,姿态端庄。几件作为炊具的陶鬲、陶甗个头还甚为精巧,口径和今天的大碗差不多。这样大小的炊具咋做饭?现场专家推测,这些“小个头”的陶器或许当时不是给一大家人做饭用的,“类似今天一人一个的小火锅”。

在各种出土器物中,一些器型在之前的考古发掘中罕见,还有一些展示了当时古人高超的技艺。考古专家们在现场发现了两件陶杯,虽然不甚完整,但通体漆黑,质地坚硬。最为难得的是,胎壁厚度仅两毫米左右,反映了当时制陶艺人高超的技术水平。专家介绍,这种陶也被称作“蛋壳黑陶”,被认为是龙山文化的重要代表。“在这里出土,说明当时江淮之间制陶技艺也受到了外来技术的影响。”在遗址现场,考古人员还发现了鹿、牛和少量马、鸟类的骨骼,采集土样中还发现了稻谷。“说明新石器晚期,这里已经开始种植水稻了”。

台墩连台墩 防御居住功用不同

经过前期调查,引江济淮庐江段沿线分布着多个遗址。在考古发掘中,专家们发现,很多台墩遗址年代相近,分布密集。安徽省考古所领队余飞带领团队正在庐江县柯坦镇杨墩遗址进行现场发掘。他介绍,附近一些台墩遗址距离非常近,有的相聚一两公里,最近的距离只有大约50米左右。

商周时期,江淮之间是古代少数民族——淮夷人活动的重要区域。由于江淮之间铜等矿产资源丰富,这个时期,周王朝不断南下,与淮夷发生了多次战争,在文献上均有记载。庐江一带当年是南方铜等矿产北运的主要通道,专家们推测,这些分布密集的台墩很可能还是周人南犯掠夺资源路上的“据点”。

专家们还发现,这些台墩遗址有的居住特征更加明显,有的台墩则手工业作坊的遗迹更为丰富。“或许不同的台墩也有各自独特的功能,但这还有待后期考古研究来印证。”

作为古代遗族,淮夷一直非常神秘。在我省此前的考古发掘中,曾在蚌埠双墩一号墓的随葬青铜器的铭文中发现了钟离国的相关信息。钟离国被认为是淮夷的一支,但考古人员一直没有发现过淮夷的中心聚落。通过此次大规模考古发掘,考古专家们也期望能寻找到更多的古代遗存,深入揭秘淮夷人的生产生活面貌。

■数说

全线44处文物点

已完成34处勘探

引江济淮工程沟通长江、淮河两大水系,是我省基础设施建设的“一号工程”。 经安徽省文物局授权,2014年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引江济淮工程沿线开展了专题调查,基本摸清了工程沿线的文物分布情况。2018年3月,引江济淮工程的文物保护工作全面铺开。

记者从省考古所了解到,初步圈定引江济淮沿线需要进行抢救保护的有44处文物点。其中有26处集中在新石器至商周时期,年代较早,学术意义重大。在保证我省考古部门发掘主导地位的前提下,引江济淮文物保护工作邀请国内具有考古资质的南京大学、厦门大学、山东大学等12所高校及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共同参与。

截至目前,考古人员已完成了34处古遗址的勘探、3处古建筑的测绘、6处古遗址的抢救性发掘,正在发掘的古遗址有16处。目前的进度也为引江济淮工程建设提供了时间保障。

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 刘媛媛 王素英 文/摄

安徽商报社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或镜像  
2018-11-30 引江济淮文物考古圈定44处文物点 目前已完成34处古遗址勘探 部分遗址发掘填补学术空白 2 2 安徽商报 c80378.html 1 这个奇怪“餐具”是啥 原是古安徽人“小火锅”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