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近几十年来,随着出土文献的公布与海内外学者们的共同努力,一批秦代以前的文献内容相继重见天日,成为学界研究那段历史的绝佳史料,安大简,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安大简 揭秘先秦时光的“密钥”

■ 本报记者 陈婉婉/文 本报记者 吴文兵/图 2019年11月29日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一)》

安大简纸上拓本。

保存在安徽大学安大简特藏室中的安大简。

在安徽大学安大简特藏室,研究人员正在查看安大简。

在安徽大学汉字发展与应用研究中心,研究人员正在探讨安大简上的内容。

先秦文化呈现出百家争鸣的灿烂局面,文献著作繁盛,然而,历经秦始皇焚书坑儒,加上秦末战火纷飞,此后王朝更迭战乱不断,各类图书文献惨遭厄运。严重的如西晋八王之乱,“秘阁藏书二万九千余卷尽毁”,五胡之乱“七万余卷典籍毁于一炬”,很多经典,我们今天已经不能看到,很多我们今天能看到的经典,是靠一代代知识分子凭记忆保存并重新记录下来再流传到今天,但因每人记忆不同而导致复刻的版本不同,与原版相比,很多细节也变得模糊起来,出现了众多纪录那段历史的多种版本。两千多年来,一批又一批想要追本溯源、还原历史面貌的学者,都在努力试图把真相一点一点地还原,但文物实体的匮乏使得考据难上加难。近几十年来,随着出土文献的公布与海内外学者们的共同努力,一批秦代以前的文献内容相继重见天日,成为学界研究的绝好史料,揭秘先秦时光的“密钥”,安大简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国之瑰宝”重现安大

时光倒流到4年前。2015年1月,一批珍贵竹简经海外流转,入藏安徽大学,经清洗整理后,有1167个编号。经过北京大学文物鉴定中心的碳14检测认定,这批竹简的历史可追溯到约公元前400年至公元前350年之间,属战国早中期之物。战国竹简是中国先秦珍稀文献之一,有“国之瑰宝”之称,这批珍贵竹简被称为安大简。

经过安大专家初步解读,这批竹简涉及经学、史学、哲学、文学和语言文字学等多个学科领域,包括《诗经》、孔子语录和儒家著作、楚史、楚辞以及相术等方面的作品。安大简入藏后,安徽大学立即采取了一系列举措推进其保护、整理和研究工作。

2016年5月,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吉林大学、中山大学、武汉大学、湖南大学、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中国钱币博物馆等单位的专家,受邀来到安徽大学,分别从各自专长的方向,对安大简实物进行观察鉴定。

根据这批竹简的形制、文字特点和风格、简文内容等方面综合判断,与会专家一致认定,安大简呈现出典型的战国楚简面貌。据安徽大学汉字发展与应用中心主任徐在国教授介绍,安大简的内容主要有:“楚史类”“诸子类”“楚辞”和“《诗经》”。

其中“楚史类”文献是目前所知时代最早、系统最为完整的楚史资料,极大丰富了楚史研究的内容,对先秦史尤其是楚史研究极为重要;“诸子类”中的“孔子语录”等儒家类文献为研究儒家学说在战国时期的传播和发展提供了新的珍贵材料;“楚辞类”文献对楚辞的形成、发展和先秦文学史研究具有重要意义;《诗经》简则是目前所能见到的时代最早、数量最多、保存最好的《诗经》文本,对《诗经》研究的影响重要性不言而喻。

“所以说,安大简是继郭店简、上博简、清华简之后,出土先秦珍稀文献的又一次重大发现,为先秦时期的历史文化和语言文字研究提供了新的宝贵资料,对中国古代文明研究具有重大的价值。”中国文字学会会长、清华大学教授黄德宽表示。

首批成果亮点颇多

对于《诗经》,许多人都十分熟悉,它是我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收集了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前11世纪至前6世纪)的诗歌,共311篇,反映了周初至周晚期约五百年间的社会面貌,经过二千多年的传唱,有许多诗句成为经典。对于诗经的研究、考证,从古至今的著作,可谓汗牛充栋。今年9月份,安大专家发布了首批解读安大简的内容:简中的《诗经》简共有编号117个,存简93支,每支简最少书写27字,最多的达35字。

徐在国表示,安大简《诗经》最有价值的在于其丰富的异文材料,一方面为更科学正确地解读诗意指明了道路。比如,今本《诗经》中“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一句,“窈窕”一词安大简作“要翟”,实际上是“腰嬥”,就是身材匀称美好的女子;今本《硕鼠》,过去多认为“硕鼠”是大老鼠,而安大简作“石鼠”,读为“鼫鼠”,即昆虫蝼蛄。再如,今本《诗经·鄘风》中有一篇叫《墙有茨》过去讲“中冓之言,不可道也”,关于“中冓”的意思,学者们一直没有取得一个统一的说法,安大简记录此词的文字形式也见于甲骨文,学界考释此词表示夜晚之义,释作“夜晚”于诗意甚为允洽。

另一方面,安大简本与今本的对读,很多古文字字形可与今天对上。专家表示,这为古文字考释指明了正确方向,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古文字考释的进程。受安大简异文材料的启发,整理者们考释了一批疑难字和误释字,如“茁”“湛”“刈”“椒”“兕”等,现在皆为学界所接受。

此外,安大简《诗经》出现了一些之前未见的战国文字新字和新见字形,这对于研究文字形体演变乃至文字学史都有一定参考的价值。

楚国文化闪耀江淮

值得一提的是,安大简的出现,也强证了安徽地域的历史长卷上,不仅有“三大显学”之一的徽文化,还有灿烂的楚文化。

春秋时期,楚国在长江中游崛起,因不满爵号“楚子”,不断和中原发生矛盾冲突,兴兵中原,问鼎王室,史称“争霸中原”。楚国在争霸中原的过程,江淮地区巢国、英六、舒蓼、州来、钟离等众诸侯国,均成为楚国盟友,融入楚文化圈。后来,楚国逐步吞并了这些小国,现今安徽省的相当一部分面积都在楚国范围内。战国末期,楚王移都寿春(即现在的安徽寿县),楚国文化中心转移至寿春,楚文化进一步成为江淮地区主流文化。

“如今,人们提到安徽的地域文化,往往想到的是徽文化,其实,楚文化也是安徽地域文化中举足轻重的一部分。”徐在国介绍,竹简的保存一般是“干千年,湿万年,不干不湿就半年”,江淮地区空气潮湿,水分充足,正常情况下,竹简是极难保存的,可能因为一些地理和人为的原因,导致安大简一直浸泡在地下水中,隔绝了氧气,竹简才得以保存下来。

安大简的重新面世,也引起了国际友人的关注。9月21日,德国前总统、全球中小企业联盟全球主席克里斯蒂安·武尔夫一行访问安大,专程参观了安大简。在观看竹简后,武尔夫先生写下留言:“祝贺安徽大学从这里呼吸历史,习研历史。”

目前,安徽大学已公布的竹简研究内容仅仅约占整个安大简的十分之一,随着研究的持续展开,先秦历史的真实面貌将不断被揭示。安徽大学校长匡光力表示,安徽大学始终坚守文化传承创新的职责,勇担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光荣使命,一定会以最大力度支持“安大简”的保护、整理和研究工作。

关闭